• 【心声】罗布顿珠:民主改革是一座不朽的丰碑,将永远矗立在西藏各族人民心中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白玛赤林:西藏民主改革伟大历程创造了六十年跨越上千年的人间奇迹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甄贞:建言献策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杰布:没有中国共产党,就没有民主改革和西藏今天的宗教和顺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汤敏:调研要接地气才能出实招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李稻葵:无党派人士建言献策要有自身特色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李卫:汇川成海 积石成山 2019-05-25
  • 【心声】安七一:民主改革使西藏文化成为人民的文化、大众的文化 2019-05-25
  • “吴韩会”登场 韩国瑜抵达国民党中央党部 2019-05-24
  • “吴郭会”后郭台铭发表三点声明 2019-05-24
  • “吴王夫差”青铜剑等文物精品亮相国博 2019-05-24
  • “吴王会”上午上演 王金平对党内初选提三点声明 2019-05-24
  • “吴江历史文化丛书” 2019-05-24
  • “吴朱会”气氛良好 朱立伦声明:将带头体检蔡当局施政 2019-05-24
  • “听见花开”粤港澳大湾区大学生艺术季落幕 2019-05-24
  • 警惕村债风险冲击乡村振兴

    2019-05-14 06:30:10 [来源:华声在线] [作者:贺成] [责编:潘华]
    字体:【

    宝赢彩票 www.sonysato.com 贺成

    据最近一期《半月谈》的相关报道显示:一些村级集体负债过高,有的地方村均负债高达数百万元之巨,且越是“明星村”“典型村”,往往债务负担越重。而具有隐蔽性、私人性特点的村债,往往“旧的未消、新的又来”,极易引发治理风险,冲击乡村振兴战略稳步推进。

    与上个世纪90年代出现的村级债务问题稍有不同,如今,在大力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,国家对农村建设采取项目奖补而不是兜底的方式,随着各类工程成本不断攀升,村级承担的配套压力也越来越大,严重影响着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转。

    村集体负债不像企业和政府,很少且很难从银行贷款,大多是村干部以村集体名义,动用个人关系发起的民间借款。因此,村级债务的规模,难以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得出准确的数据,具有较明显的隐蔽性。究其根源,与村干部对债务的认识有关,背后是错误的政绩观作祟。同时,有的上级部门喜欢给基层定发展目标,却疏于去对基层“答卷”过程进行跟踪管控,或者提供必要帮扶。这种简单粗暴的结果导向,变相催生出畸形村级债务。

    “明星村”变“负债村”,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。一方面,村级债务可能成为不少村干部的“私人账”,在村集体没有偿还债务前,很少有人愿当村干部;另一方面,为了尽快偿还债务,集体土地、荒地、池塘等农村集体财产可能面临被变卖的风险。

    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。村级债务的破题之道,还是要坚持“量力而行、量入为出”的原则,不得超出偿还能力举新债,不得超越群众承受能力搞建设,更不能搞劳民伤财的“形象工程”。同时,在防范化解村级债务风险上下功夫,上级政府部门需要赶紧介入,将存量债务摸清底数、完善政策、分类化解,并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,比如,大力发展集体经济、特色产业,积极拓宽集体经济收入渠道等。

    宝赢彩票